不可思议!一个40万粉丝公众号的背后竟然是一个军事家?!

2016-5-6 13:41 562 1

收藏   取消  

 

“昨天上午在部队讲课,下午去海岛送书进军营,下午四点和微信小伙伴商量公众号要发的内容,会一般开上一个多小时,内容要反复修改,之后坐飞机回北京,结果晚点了,到家收拾停当已经半夜两点,今天上午10点接受采访,下午还要去谈一个合作……”

这节奏,年轻人都要叫一叫苦,本该“颐养天年”的张召忠,却“乐在其中”。只恨“首堵”真耽误时间,“录节目大部分都在东南角,我在西北角,路上开车来回就得4个小时!”

鸿猫电商跟大家分享一下澎湃新闻记者对张召忠的采访,看看一个40万粉丝的公众号,他是怎么看待的。

在接受记者专访时,记者问他,“干的事情太多,不累吗?”

因为“常年这样”,他自己倒一点也不觉得累,“闲下来我都不知道干什么。”

有一句话,真性情的人不一定聪明,但聪明的人一定是真性情。虽有点绕,却很符合张召忠。

近两个小时的采访,他说话很有逻辑,却并不会拿“专家学识”来绕晕你,基本都是大白话;主动和年轻人交流,求知欲是他保持活力四射的秘诀;不矫情,把一切自然的、不自然的都归于常态,欣然接受。也难怪他会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欢。

采访一开始,当然免不了关于“局座”的老生常谈。一开始听到有人喊他“局座”,张召忠表示“听不懂”,后来每天“上网溜达”才慢慢知道是“战略忽悠局局座”,别人都告诉他是贬义词了,但张召忠觉得就是网友们的调侃,真没当回事儿。“你们愿意叫,少数服从多数,我就从了呗……”电话那头,传来一阵被网友称为魔幻般的笑声,记者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张召忠参加《最强大脑》之前的公众形象,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军事评论家,源于他“敢说”的个性,录节目很不喜欢“背稿子”,也不愿意“打腹稿”。

他对记者说:“我最著名的、招大家批评的,大概就是‘雾霾防导弹’和‘海带缠潜艇’。”网友戏讽他是“嘴炮”。“因为媒体的断章取义,故意抹黑啥的,我自己一般就把这些当作笑谈。”

但在《最强大脑》第三季里,张召忠完全颠覆了“嘴炮”形象,显示出了“军事专家”学识渊博的一面,点评专业、惜才爱才,力图将每一位选手的技能运用到社会实践中,收集了不少手动点赞。现在,年轻粉丝也会在微博微信上留言里为局座叫屈:最讨厌有些人说局座年纪这么大还每天坚持写,我们局座没有年龄。

作为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老网民,“20多年,肯定有我赞成或反对的,但我到现在从来都没在网上留过言,因为军人涉及到保密的问题,但不发言也并不代表我没有态度。”

“您是长期潜水者?”记者问。

“一直潜水,我到现在还在潜。”

虽然以前是部队老干部,但张召忠并不喜欢以“老干部”自居,采访过程中,网络新词儿经常往外蹦,“一见面五分钟内要让年轻人喜欢你,就不能拿领导训话那一套,年轻人一看你那样就跑了,你如果说他们的话,他们一看是自己人,才跟你玩儿。”

张召忠喜欢和年轻人待在一起,他甚至认为“我们这样的老人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年轻人身上,老是批评年轻人怎么会这样。其实你不能怪他们,时代进步了,是你自己没进步”。

[对话]

记者:你觉得自己是潮男吗?

张召忠:哈,他们倒是都管我叫潮男。但咱和明星比不了,我发现明星都很潮,是因为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团队去打造他的形象,服装师化妆师造型师等等,包括在什么场合讲什么话,碰到粉丝该说什么,都有指导。我肯定就没有,我是军人嘛,都自己来。

记者: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口才特别好?

张召忠:我小的时候沉默寡言,也不敢见人,农村一个封闭的圈子里,没有一点让我能够感觉自信,除了一点——小时候长得还比较好,老师总是让我当少先队活动、升旗仪式的司仪,司仪必须要求说普通话。

我为什么会说普通话?因为我家里有一台矿石收音机,就俩(电)台,从小我总听广播,就这样学了普通话。

到了部队之后,部队有班务会,(上世纪)70年代有早请示晚汇报,开班务会必须说话,要批评和自我批评,而且要说很长的话,对象局限在一个班十个人。

到了北大,我担任了班长和党支部书记,要经常开会,而且要面对更多的人,所以对说话开始有一种感觉了。

以后当翻译也是一种锻炼,如何让语言更加的优美,到1992年做电视节目,我说的话编导要审查,我就会总结,怎样说他们才会觉得好。

那个年代做节目,专门有人写稿子,然后让我背出来,我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,我说如果你们让我背,那我还是不做了,因为我是创造型人才,说别人的话,那要我干啥?所以我到现在都这样,没有腹稿,一开篇就是长篇大论。就像你来采访,我把准备好的东西背给你,那是对你的不尊重。虽然我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很满意,但我也从不说别人的坏话,尤其是公开场合,但我偶尔会说说美国日本的坏话,哈哈哈。

记者:怎么会想到创建自己的微信公众号?

张召忠:对于40岁以上的人,他们想什么我基本上知道了,但对于90后00后,对我来说他们是个迷。比如说我那个小孙子一岁多的时候,他自己能开iPad,然后找到游戏《愤怒的小鸟》,他其实只看我做过一遍,我很惊讶,他是怎么找到的?从那时候,我就觉得不行,我得研究这帮孩子,这些新媒体的玩意,对于他们来讲是与生俱来的,他们不用学,而我们要学习。

记者:开个号是很累的,事先有没有这个思想准备?

张召忠:没有。一个大前提是我退休了,过去部队要求不能用手机,不能上网,不能开微博,我就遵守纪律。现在我是一个社会老人啦,他们就有人不断来勾引我:你开个博客吧。我说太累了就推了。

我发现周围,像我老伴都在玩微信,我自己是没有微信的,还是军人保密的原则,后来参加《最强大脑》录制,节目有微信公众号,我就上了一次他们的公众号,哎,我看完就觉得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说话呢,怎么还搞动图?后来他们把节目领导叫来了,我一看是88年的,怎么这么小,后来全体都招呼来了,都是90后,我当时特别想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,就像部队领导训话一样,没几分钟他们全跑光了,因为他们发现我比较老套,就不理我了,哈哈,特好玩儿,其实他们也是忙嘛。

后来宣传组的就来找我采访,我说了节目意义、科学普及的重要性等等那些,结果他们剪辑出来完全是一个搞笑版,这个给我一个很大的震撼。我正经八百给你们说了一大堆,你们给我弄了一个搞笑的版本!我坐高铁回来就在思考,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做派,他们说的话,他们那些图,我是第一次见到……

然后我就说,我也开个(微信公众号)吧,他们跟我说,你得每天更新,我说这没问题啊,这是我长处。好家伙!一直到40万粉丝之前,都是我写文章我在更新,后来实在受不了了,找了几个兼职,后来我又找了主编。

我担心年轻人不爱看我写的文章,还专门请年轻人帮我包装编辑。过去一般人不敢改我的文章,现在我对他们说:随便改!只要年轻人能够看懂。我一万多字的文章他们给我改到两千多字,然后变成年轻人的语言,我特别高兴。

记者:00后的语言你现在都能看懂吗?

张召忠:现在基本上没太大问题了,文章经过他们改过我基本上不会再改了,虽然个别词语上还不是很懂,在慢慢学习。

记者:你知道什么叫“狗带”吗?

张召忠:狗带……对,他们老用这个,哈哈,其实还是不太清楚。啊呀,原来还感觉周围都是50后,现在都退了,周围全是90后。怎么一下子都出来了。

记者:你在B站很红,比如《进击的局座之舰娘玉碎》啥的你看过吗?

张召忠:我经常看,上次在乌镇我参加一个游戏的发布会,各家网站都来了,我说B站的人来了吗,他们就点头,我就说,人家都提问题了,你们为什么不提问题?我给你们点时间提个问题,他们就提了个问题,他们拿手机拍了我的回答,然后放在了B站,我去看了,连续两天都置顶了。

还有一个巧合。前不久我和我们编辑说,我喜欢“舰娘玉碎”这个漫画,作者很有功力,虽然用“舰娘”的方式其实是画出了爱国的情操,整个还是积极向上。我经常说幽默是人类智慧的最高境界,他能把长篇大论一本书浓缩成漫画,说明他进行了大量的研究。我让编辑试图联系下这个作者,我想把漫画登在微信公众号上,结果第二天晚上,我发现这个作者给我后台留言了,他留言说,我正好看见你在招人,我就是那个作者,你要有需要就联系我。

你说公众号好吧?多好!结果一联系作者就把30多幅原稿都免费给我了,我不仅发了,还发了头条,当天晚上就到了5万,点赞就到了5千多,后台评论就600多,大部分都是肯定的。而且我们后面还会继续合作,他把后续的漫画也都给我们发连载了。

记者:人家做公众号都是想赚钱,你怎么还倒贴钱?

张召忠:我还在纠结这个事情,搞一个公众号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能干的,雇人必须要出钱,年轻人总要养家糊口。但公众号能上广告,大部分都是搞笑娱乐类似非主流的东西,我是搞爱国主义国防教育,这个立刻就会把很多人吓跑了,他会说我上网就是来玩儿的,不是来受教育的。

记者:三个月做到40万粉丝,基础相当OK了。

张召忠:现在有43万了,我就是讲这个道理,人家上网不愿意受教育。还有一个,你这个内容是没有人给你赞助的。什么有点击率呢?比如大家都说好,你偏说不好,你质疑,那这个就有点击率了。像我这个专业,我注定不能成为网红,注定不能成为广告商关注的对象。

为什么还要搞这个东西?就是稀里糊涂搞了。一定要说为什么,就是想要了解年轻人,年轻人是祖国的未来,是军队的未来,是部队征兵对象。我喜欢和他们唠唠,你说我一个退休老头儿能干什么?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喜欢部队,而不是光知道吵吵,啥也不干。

记者:做这几个月有了什么心得体会?

张召忠:过了40万之后,粉丝多了之后需求就多了,原来我自己做的时候每天都更新,包括春节,微信公众号已经开了三个半月了,该说的话也都说了好多了,之后你要提高啊,不然粉丝就跑了,没有新的东西,没有黏性能够黏住粉丝。你看这些都是挑战!怎么样搞好呢?我就是要提高质量,提高质量就得雇更多的人,有创新能力的年轻人。

记者:你现在也算新媒体人了。

张召忠:还不行,现在也该放手放手,很多运作我也不懂,让年轻人去折腾吧,但我说有一条,公益本质不能变,不能搞成一个商业性的公众号,不能通过这个在社会上圈钱。

公众号有这个好处,你今天有个想法明天就可以试,比如说他们因为不忍老是用我的工资,就对我说有个人打电话来希望在我们下边出现一条广告,结果试了一下,网友都在骂,我就说赶紧撤下来,以后别再干这个事儿了。微信纠错真的很快。

记者:媒体有的时候为了点击量,也会刻意放大好的或坏的,怎么处理这之间的关系?

张召忠:有些记者,会觉得大家都说张老师正能量嘛,我非要挖一些不为人知的负面,这样才能显得我高明、和别人不一样。你说他采访了吗?他确实采访了,但我说了一堆,他只把几句话拎出来,其实这种片面的写法会对我造成伤害。但有句话叫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

不用纠结这种事情,也不用写文章反驳、争得脸红脖子粗,主要我也没这个时间,我还有那么多要做的事情呢!

记者:你和媒体合作了24年,能否对媒体十年后的发展做个预测?

张召忠:我2000年写的网络战争,预测了十年后网络会是什么状态,我的预测基本上全都正确了。现在可以预测未来十年。

现在发展趋势是年轻人阅读碎片化,不再看纸质书了,网络已经到了4G了,但大家还在用台式机、iPad,比较潮的自媒体就是微信公众号。十年后再谈这些东西都会成为历史。

不用十年,就会有5G6G,大的趋势就是全球wifi,提供了全球的信息高速公路,就是大家不再考虑花钱的问题,等于开车上路不用考虑油费,网络完全打破国界。

第二个趋势,由于全球WiFi提供了信息高速公路,所以在网络上传任何多媒体的东西,文字、音乐、视频等等它的速度都是一样,不用考虑哪个快哪个慢,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,这个概念告诉我们什么?十年之后,各种媒体的地位都是平等,你是文字记者,他是电视记者,大家都是平等的,这个也几乎用不了十年。

前两个如果能够实现,那就会出现第三个趋势,大家还会坐在办公室里上台式机吗?所以和台式计算机相关的问题都没有了,电视机并不会被手机取代,而是会被VR取代,每个人出门戴个眼镜,看电影看电视。

记者:每个人都是流动的媒体。

张召忠:每个人都是一台流动的电视、流动的计算机、流动的信息接受者,同时也是信息发布者。将来完全扁平化,不再谁高谁低,网络上全扯平了。也不存在权威了。

当这些实现后,因为大家看得都太多了,就会有一个问题,怎么我以前看得都是垃圾呢?那就会进入一场反思,那些垃圾、碎片化的东西就淘汰了,大家都在重新找寻真正的精神食粮,而那些精神食粮不再是书,而是视频化的东西,将来会更多,快餐化的时代将来还会转入深沉的时代。

看了张召忠对于公众号的态度,大家是不是感悟很多呢?做新媒体,做电商,不只是年轻人才会玩,但是一定要转变思维,找到年轻的态度,鸿猫电商认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分享更多电商资讯、淘宝干货,尽在[鸿猫电商],欢迎关注!

点赞是对作者最好的认同
山东鸿猫电商

山东鸿猫电商

 关注  取消

鸿猫电商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电商服务!
山东鸿猫电商

山东鸿猫电商

 

新媒体 新时代 新潮流

2016-05-09  回复

    @你关注的人或派友

    亲,先登录哦!

    选择表情关闭

    应有关规定,为了营造良好互联网氛围,请先进行手机验证

    发派邮

    意见反馈

    您的反馈对我们至关重要!

    派代网暂停访问公告

    亲爱的派代用户,您好!
    因数据升级,派代网将于 7月x日-7月x日进行业务迁移,在此期间网站暂停访问,迁移完成后恢复正常,给您带来不便,深表歉意!
    迁移期间,派友电商群、派代订阅号、派代网视频号,可正常访问。关注获取最新电商信息

    3万+电商从业者活跃讨论群,扫码进入

    3只推有价值的电商资讯,扫码关注